永不消逝的浪漫
发表时间:2015-09-14   来源:新民晚报

  一部《小王子》,让更多的人认识了马振骋先生,这位翻译家给我们带来的优秀作品不胜枚举:圣埃克苏佩里的《要塞》、米歇尔.德.蒙田的《蒙田随笔》、杜拉斯的《如歌的行板》、纪德的《田园交响曲》、昆德拉的《慢》……他仿佛是一座桥梁,将艺术与文学的脚步送得更远了些,将那片红白蓝旗帜覆盖的国度下的声音透过风、透过海、敲碎语言的障碍、穿越过整个时代,当你翻开这本书时,它们咀嚼着喁喁细语,轻巧地爬上了你的耳畔。 

  这本由世纪文睿出版的马振骋先生新作——《误读的浪漫》,它并不是一本小说,但它所描绘的历史比小说更加引人入胜。马先生正将法兰西文明的碎片从历史的尘埃之中细细扫出,借助这本书,为读者们奉上了一场场法国文化史上永不消逝的浪漫邂逅。 

  那是一个诗人与画家轮流影响的时代。马振骋先生的笔法在这本书之中是一贯的干练、爽直,但其中幽微缠绵的感情却一分不少,是笼罩在法兰西大地上阴郁的阳光,比热辣辣冷淡一些,但同样将阴湿拒之门外。这些正好符合他本人的“信达雅”之所见:对事实的虔诚、对原著的熟稔以及纯洁透彻的语言,将最原汁原味的法国文学史用熟悉的语言带到了我们面前。“记忆是有趣的事情”,整整一本书里,马先生潜入了无数诗人与画家的记忆之中,攫取了那些弥足珍贵的私藏。在这些故事之中,有些人与真理打了个照面,却忙不迭地扭头避过了,有些人却对着不可知的未来猛然迎击,他们抛弃一切,奋不顾身,将自己化作烈焰、图腾、尖叫的星星,企图“给后人留下一份新艺术的遗嘱”。 

  在书中马先生振笔驰骋,从巴黎左岸的奥德翁尼亚书店、《尤利西斯》的七年抗战,到蒙马特尔高地上的洗衣船、洛东达的中世纪奇恋;从梵高、高更、阿波利奈尔,到毕加索、马尔罗、萨冈;从《罗兰之歌》、《蒙田随笔录》(蒙田),到《小王子》(圣埃克苏佩里)、《人都是要死的》(波伏瓦),末了还要将自己的多年翻译心得留于世间,“原文与译文就如同一对舞伴形影相随,舒展自在,也如美玉遇上良工,才成为艺术瑰宝”,其言辞醇厚、姿态亲切,令人受益匪浅。 

  一千个读者有一千个哈姆雷特,“文章是我的,阅读是别人的,读者所理解的,便是我所写的,不过也可能有时候是,有时候不是。”马先生这么写道,“毕竟人心个个都是浪漫的。”这本书中所隐藏的,正是所谓的被不断“误读”的文学的浪漫,这份浪漫也将如所有人所知的那般,亘古不朽、历久弥香。(范晓涵)

上一篇:
  • 已是第一篇

下一篇:
责任编辑:陶 恒
分享到: 
更多
深度
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