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读书人的优雅生活
发表时间:2015-08-04   来源:晶报

  海豚出版社一向以出版装帧精美的文化人随笔集而著称。今年5月,他们新近推出的,是台湾著名文化人吴兴文先生的随笔集《书缘琐记》。这位资深的出版人和读书人随笔集里的大部分文章正是在《晶报深港书评》周刊上首发。由于报纸专栏体的限制,文章大多短小精悍。这些文章内容丰富,但无一例外都跟书籍相关。从购书、品书、编书,到藏书、论书、写书,形象地展现了一位读书人丰富、有趣、博大的阅读世界。

  比如书中提到,吴兴文在北京的库布里克书店里看到一本心仪的书,“有如邂逅二八佳人,一见钟情”。虽然这本书用塑胶纸封死,只能看到书背的标题,但吴兴文已经“心跳加快,浮想联翩”。一本好书,给爱书之人带来的激动与震撼,很多时候,并不亚于他们的恋人。

  对于吴兴文这样的读书人来说,读书并不跟任何实际效用联系在一起,读书本身就是自己生活的一部分。正因为如此,他才会饶有趣味地在书中讲述,如何在家中的不同房间放置不同的书籍,比如卧室里适合读小说,儿童房里刻意陪孩子一起读图画书,甚至就连淋浴间里,也可以像英国作家奥威尔那样,读读仕女杂志。于是,一天24小时里,除了吃饭和睡觉的时间,书籍可谓无处不在,读书可谓无时不可,真正做到了“读书即生活,生活即读书”。

  吴兴文不只是读书人,还是著名的藏书家。《书缘琐记》中有相当数量的文章,是介绍他对于自己收藏的诸多珍本、孤本、善本的点评。如果说一些人收藏、倒卖古书是为了藏以致“富”的话,那么吴先生对于古书的收藏,则是完全意义上的藏以致“用”。正因为如此,我们才会在书中读到他对于古书拍卖价格一路狂涨的徒呼奈何。吴兴文对于中国传统文化的珍视,或许正是与他对于古书的热爱一脉相承。读着日本作者写的《书的历史》,他满脑子想的却是:中国何时能够推出自己的《书的历史》。

  在这本书里,吴兴文也写到自己跟其他读书人之间的交往,这些书友里,最著名的要数当代作家、藏书家黄裳。“难以想象在一个政治大转型时代,有人孜孜不倦,以有限的经济能力,收到这么重要的明遗民作品。”这种惺惺相惜之情,来自于两人同样爱书、惜书、以藏书传承中华传统文化为志业。

  在读书、藏书、论书之余,吴兴文也不忘自己作为一位资深出版人的本分。他对于出版业和实体书店的发展,提出了诸多兼具可操作性和创新性的建议,比如设置书店编辑这样的职位,让懂书之人构建最有价值的图书分区和书架;比如突出书店的个性化建设,开发与图书相关的创意产品。从南京先锋书店、台湾诚品书店等实体书店的案例来看,吴兴文的这些建议,跟这些成功者的经验可谓不谋而合。

  在《悠游天下——明代文人的乐活方式》一文中,吴兴文畅谈屠隆、汤显祖、袁宏道等明代文人寄情山水、诗赋逍遥的惬意生活。这些明代文人的生活方式虽然不可复制,但在充斥着钢筋水泥的现代都市里,仍有好书可读,一卷在手,万事皆忘,这不正是诸多读书人心向往之的精神彼岸吗?(许金晶)

上一篇:
  • 已是第一篇

下一篇:
责任编辑:李雪芹
分享到: 
更多
深度
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