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纯粹 所以坚定:评报告文学《国家的儿子》
发表时间:2014-05-09   来源:人民日报

  对罗阳从陌生到熟悉的那些日子里,我一次次凝视网上他那几幅为数不多的照片,渐渐从他的面容里捕捉到了亲切、宽厚与坚定。继而,一种温暖的牢靠感、踏实感从心底升腾起来。我们这个历史悠久、地域辽阔的国度,有多少志士仁人前赴后继,以堪当重任的高尚情怀挺起民族的脊梁。沧海桑田、斗转星移,在实现民族复兴中国梦的进程中,这样的人物与时代相伴,这样的情怀光华四射。黄传会的报告文学作品《国家的儿子》所着力体现的,就是这种情怀。

  就罗阳而言,其情怀最鲜明的底色,来源于对国家的挚爱。作为一位“文革”后进入大学的航空人,罗阳怀有的所有梦想,是与国家进步、事业发展与时代要求紧密联系在一起的。“航空报国”之于罗阳,如果说在上世纪80年代初他踏入北航校门时还有些朦胧的话,那么,随着时代发展,把自己的所学与民族振兴画上等号,在他的头脑中逐渐清晰起来。作品引导着我们共同回顾上世纪80年代那个昂扬着理想主义旋律的非凡年代。全国科学大会召开不久,科学的春天正迈着强劲的脚步走来,建设四化、振兴中华是青年响亮的心声。中国女排世界夺冠,让中国人强烈地意识到久违的自信。而观看美国宇航员登月历程纪录片的经历,对触动罗阳的事业梦想、立下航空报国志向,更是有深远影响。

  情怀的支柱说到底是对事业的执着,这是罗阳的生命所系。“国之重器,以命铸之。对于这些知识分子,强国之梦,已成为他们一天天、一年年都在践行的生活方式。”作家把罗阳定义为“国家的儿子”,是深入采访之后最深刻的感悟。造大飞机也好,造舰载机也罢,都不是一句随意喊出的空话,需要几代航空人淡泊名利,耐住寂寞去奋斗和拼搏。默默无闻的职业要求,异常清苦的条件,常年加班加点的工作方式,罗阳太清楚了,虽然与自己前后脚进来的大学生、研究生,有三分之一调离了,但罗阳选择了坚守。“这种坚守不是仅仅止于言谈话语的表白,而是决心用一生去忠于自己所选择的事业,去忠于整个团队共同的价值观。”黄传会写出了这样一种不凡的执着,写出了罗阳的坚守。在大量鲜活的细节里,我们可以看到,罗阳身上那股所向披靡的韧劲和干劲,体现在工作的方方面面,让人心生敬意。

  罗阳令人难以抗拒的亲切,也是他的情怀所致。同事们跟他在一起,从来都是轻松愉快的。作品写了一个细节,罗阳从辽宁舰下舰的时候,心脏已经百分之八九十坏死了,即便是在那种状态下,他还坚持跟人握手,他总是这样尊重别人,这要忍受多大的痛苦,要有多大的毅力!“罗阳生活特别简单,他几乎没有特别要求,而且这种简单变成了他的习惯,甚至于固执,轻易就不再改变了。”罗阳一直戴块黑色卡西欧电子表,表带是黑色帆布的,时间长了,边缘露出白线头,他就自己用碳素笔描黑了继续戴,连司机都劝他扔掉。后来表带断了,他不知从哪儿找了一条钢制的表带换上还接着戴。这样的人永远与低级趣味无关,他的亲切、宽厚与坚定是纯粹的,作品让这些纯粹传之久远、感人至深。(梁鸿鹰)

上一篇:
  • 已是第一篇

下一篇:
责任编辑:王小伟
更多
深度
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