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者眼中的莫言:从他身上看到中国作家品质
发表时间:2012-10-16   来源:中国艺术报 

  童庆炳:莫言是我敬重的作家,从莫言身上我们看到了中国作家的优秀品质,从他的演讲和交流中我们感觉到莫言的真诚、绝对不说假话。一个说掩饰话、矫情话的作家不是好作家,其作品也不会得到读者的欣赏和认可。莫言是一位非常优秀的作家,在他平静的叙述中时时迸出很多幽默的语言,幽默是一个人自信的表现,有力量的表现,我们期待时代不断地触动莫言继续创作出更多的优秀作品,像歌德一样创作持续一生。同时,我感觉莫言的小说总能保持很高的思想性和艺术性,他不仅有创作小说的热情,而且保持对社会的强烈使命感,这是不容易的。

  鲁枢元:一些小说家的创作天性里原本就更多地具备了言语的心理内向性,如张承志、莫言、残雪。他们的言语风格,其中特别是莫言,我总觉得是闻一多与布勒东的媾合。比如莫言的一些文字曾经招致不少批评,批评者的着眼点往往只是小说家字面上的“猥亵” ,而没有注意到小说家的文学言语审美特质,其实这样的文字讲述了小说家写作时近乎迷狂的心境,这文字正是一颗癫狂心灵的内分泌。袒露内部语言实际上也是袒露作家自己的心灵,其中肯定有比技巧更为重要也更为困难的东西。心灵的丰富经常需要的是心灵的封闭和孤独,而文学的创造又催促着作家心灵的敞开与袒露,真正的写作是将作家钉上心灵拷问的十字架,是崇高,也是酷刑。

  张清华:莫言的很多大作品给读者带来很强烈的冲击,来势汹汹,主题和结构都很宏大,时间跨度很长,从《透明的胡萝卜》 《红高粱家族》到《丰乳肥臀》都是如此。莫言的《丰乳肥臀》讲述的是一个世纪的完整历史,《檀香刑》则是关于中国现代文化的重大主题, 《生死疲劳》是半个多世纪以来农民被各种政策不断折腾的历史,这些小说都有很大的决心和抱负。而读《蛙》 ,我感觉到莫言的求变思路,作家的创作、经验积累到一定程度,他想来个小的动作, 《蛙》标志着莫言改变了自己选取重大主题、宏大历史的处理方式,为其作品世界增添了新的元素。

上一篇:
  • 已是第一篇

下一篇:
责任编辑:李雪芹
分享到: 
4.55K
深度
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