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明网首页 > 书读中国 > 读书快讯
古典与现代的交相辉映——关于诗集《玉清茨》
发表时间:2020-05-06   来源:光明日报

  杨清茨的诗集《玉清茨》,鲜明体现了“古典”与“现代”之间的双向交流与交相辉映。她的诗作与她的书画一样,首先让人感受到的是清雅、脱俗的气韵,扑面而来又似曾相识。其中一些元素在古典诗歌中非常普遍,已经进入中国文化“基因”,源远流长、博大精深、美轮美奂而看起来似乎又距离当今越来越远,被现代人和现代社会所遗忘。杨清茨诗歌的古典特质从她一些诗歌的题目中便可看出:《春暮在繁华中荒芜》《春盼,是满眼杏花天影》《西风休遣故里情》《江南的故乡,在灵魂里闪亮》《长安离歌》等。她的诗句诸如“千万只白鹤从天而降/银色吞满,有神在栽种玉树”(《立春·初雪》),“借流萤一盏明灯/打听西厢的心事/怨蝶将归期梳进秋妆/花好,月圆,是残云后的金风玉露一相逢”(《天使——海上升明月》)……无论是意象、表达方式,还是格调、韵致,都能够唤起人们的文化记忆或文化“乡愁”,能够在瞬间连接到一条宽阔、悠远的艺术长河。这当然仅是就她的新诗创作而言的,她的古体诗体现得更为明显。

  古典、传统本身并不是目的,而更多的是“古为今用”。杨清茨的创作并不是奉古典为圭臬、以传统为旨归的,她的出发点是当今现实,其目的也是解决现代问题,她的诗同样体现着现代性,是现代人用现代汉语、现代表达方式书写的现代诗。众所周知,现代汉语相比古代汉语已经发生了许多变化,其词汇、语法、句式等均已发生重大的迁移,诗歌的表达方式、艺术技法、美学范式等也已不可同日而语,在当今时代去写那种标准的“古诗”一方面已经不太现实,另一方面意义也不大。杨清茨的诗“化古”而不“泥古”,更不是为了“复古”,就书写内容来看,她不仅长于书写自然风物等古典意象,而且高铁、《延禧攻略》、手机、球迷、世界杯等也进入她的诗歌视域,颇为生动、灵动,具有现代感和现实感。杨清茨的诗所呈现的是一种典雅、优美、更具弹性和活力的现代汉语。在当今已经由于过度消费化、功利化而使得日常语言变得有些贫乏的情况下,杨清茨的语言探索无疑是有启发性的,它是现代的,又是有根的,它拓展了现代汉语的表现力,恢复、接续了其优雅、端方的传统气韵。

  杨清茨的创作可以启发我们多方面的思考。处身当今这样一个急剧变革、一日千里的时代,人们的思想观念已不断走向多元化。在许多人特别是年轻人的观念里,似乎传统已成了沉重的负担。在我看来,这种观念总的来说是不能成立的。传统并不仅仅与过去相联系,它具有共通性,更大程度上是人类经验、智慧、文明的结晶,显而易见,唐诗宋词并不仅仅属于古代的中国,它同样属于现代的中国,也是属于全世界。实际上,传统并不是负累而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宝藏,是值得认真对待、学习借鉴的,“传统”可能恰恰包含了解决现代问题的良方。而另一方面,传统与现代也不应截然对立,传统并不是静止的而是丰富和发展的,它是向前奔涌的河流。就现代来讲,它也是来源于传统、受传统所滋养的,如果截断了传统的给养,现代也是走不远的。就中国当前的文化发展来看,传统与现代的两个层面其实都是需要加强的,一方面,传统的很多东西被有意无意地丢弃了,很多精髓需要认真去学习、去发扬;另一方面,我们的文化确实需要更快地进行现代转型,需要更为开放、丰富,需要面向世界、面向未来。其中传统与现代应该是互为映照、互相成全、携手向前的关系。

  杨清茨的诗歌创作达成了古典与现代之间较好的结合。她诗歌主要的面向是古典的,但又是立足于现代、包含了现代的古典。她的诗是现代的,但又是包含了古典的现代,是有根的,有源头活水的,因而也是具有生命力的。她的诗歌当然也还存在一定的问题,比如风格和题材还显得有些单一,有时过于精致,不够驳杂和开阔;有的作品在表达方式和艺术处理上还有些表面,还可更深入;有的作品的思想深度和艺术的独创性方面还可加强,等等,这些都是杨清茨创作可以进一步着力之处。(作者:王士强,为天津市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天津社科院基地研究员)

责任编辑:朱 丽晨
  1. 阅读的意义,精神的成长——读曹文轩《青铜葵花》
  2. 福建泉州南安梅山打造福建首个“有声党建+书香”工程
  3. 《致敬英雄——2020抗疫报告文学集》出版 重温万众一心奋力抗疫的感人瞬间
  4. 中国儿童数字阅读中心在沪成立
  5. 河南许昌:打造15分钟“阅读圈” 24小时智慧书屋开放
  1. 大连:“红月亮”图书馆变身“社区大书房”
  2. 张大春:雅致的趣味,多半来自文化
  3. 刘守华:把中国民间故事“点石成金”
  4. 白居易与白堤
  5. 麦家:书能让世界变小 让我们长大
  1. 《中国名书店》宣传片
  2. 宁波书城:一座书的城
  3. 专业书店:不做网红 唯耕精深
  4. 延伸的学校图书馆:郑州有家不一样的书店
  5. 威海最美书店:玉川茶社
  1. 麦家:一个人的文字迷宫
  2. 李春雷:作家一定要找好自己的“准心”
  3. 范小青:文学创作需要“工匠精神”
  4. 曹文轩讲故事:用文字造屋
  5. 张翎:文学是永远不会枯竭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