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明网首页 > 书读中国 > 读书快讯
佳节又重阳 忆与父母度过的时光
发表时间:2018-10-17   来源:中国文化报

  唐人诗意图(国画) 

  石 涛 作 

  唐以降,重阳节逐渐成为文人雅士聚会饮酒、赏菊吟哦的日子,其中最广为流传的当属唐代诗人王维的《九月九日忆山东兄弟》。清人石涛以此诗为引创作此画,画中人物虽未作细微刻画,然面对窗外秋景、远处高山,呈现出两位友人正饮酒拉着家常、思念远方亲人的景象。

  佳节又重阳

  吴 建

  重阳节是我国富有诗意的节日,“重阳”本身就极富创意。《易经》把“六”定为阴数,把“九”定为阳数,农历九月初九,日月并阳,两九相重,故而叫重阳,也叫重九。“九九”谐音“久久”,还有长久之意。

  重阳节是杂糅多种民俗为一体的传统节日。登高远眺、观赏菊花、遍插茱萸、吃重阳糕、饮菊花酒等是重要活动。

  我的家乡是江海平原上的一个小村庄,附近几十里都没有一座小山,更别说高山了,但家乡也有重阳登高的习俗。记得儿时家乡有一座十多米高的土山,是开挖大河时堆积而成,土山上长满了高大的树木。重阳节这天,我和小伙伴们头插茱萸兴致勃勃地登上土丘,极目远眺,家乡美景尽收眼底。近处,林马河水碧波荡漾,鱼翔浅底。河岸边枫叶正红,层林尽染。远处,田畴里稻浪翻滚,遍地金黄。男孩们开始玩捉迷藏,女孩们则采野菊花簪在头上,以之避邪。

  重阳节我最爱吃母亲做的重阳糕。平日里母亲是不做的,一来家穷米面少,二来做起来麻烦,母亲整天在田间劳作,哪有时间忙活吃的。可一到重阳,哪怕再忙母亲也要给我蒸上一锅重阳糕。母亲常常取一瓢糯米粉,小半瓢面粉,撒上桂花和红糖,用少量热水拌均匀。取糕屉,铺上洗净的湿布,放入一半糕粉抹平,将豆沙均匀地撒在上面,再把剩下的一半糕粉铺在豆沙上抹平,随即用旺火沸水蒸。待水汽透出面粉时,在糊状粉浆上嵌入红枣、赤豆等,继续蒸至糕熟离火。将糕取出,用刀切成菱形糕状。母亲做的糕既蓬松又香甜,刚一出锅,我便抢着要吃,母亲轻声说:“小馋猫,烫啊,凉凉再吃好不?”我迫不及待地拿起一块便咬,呀,又酥又软,美味可口!看着我吃得津津有味,母亲笑着对我说:“吃了重阳糕,步步都升高。”母亲觉得九九重阳吃糕,不仅将来能高升,更会保平安。

  重阳节寓意深远,唐诗宋词中有不少贺重阳、咏菊花的诗词佳作,最著名的是王维的《九月九日忆山东兄弟》和孟浩然的《过故人庄》。佳节是家人团聚的日子,而且往往和对家乡风物的许多美好记忆联结在一起,“每逢佳节倍思亲”,成了最能表达客中思乡情感的警句。“待到重阳日,还来就菊花。”诗人深深为田园生活所陶醉,分别时,向主人率真地表示将在重阳节再来赏菊花、品菊花酒。

  处在一年秋尽、行至岁末的重阳,如同经过一天运转,行至暮时的夕阳,提醒人们去关爱、去感恩、去敬重,那些一生奉献,行至晚年的老人。我国把农历九月初九定为老年节,传统与现代巧妙结合,成为尊老、敬老、爱老、助老的节日。“百善孝为先”,尊敬长辈、孝顺父母,是中华民族薪火相传的传统美德,让孝与和谐相伴,与爱心同行。

  与父母度过的时光

  沙 金

  父母上了年岁以后,几乎每年的十月我都会邀他们来长沙住一段时间。金秋十月,是一年中最好的月份,秋高气爽,气候宜人,而重阳节恰好也在十月。这段时间是我与父母共享天伦之乐最多的一段美好时光。

  父母来一次长沙不易,我常带他们到处看看。晚上去湘江风光带溜达,看焰火燃放时的绚丽;到城郊看望老朋友,叙多年离别之情;去岳麓山、橘子洲游玩,体会山水洲城的魅力;到武广高铁站参观,感受现代交通的快捷。

  二○一三年十月,是父母一起来长沙的最后一次。那年的重阳节是十月十三日星期天,我带父母去爬岳麓山。父亲开始有些犹豫,担心腿脚不行爬不上去。我鼓励他老人家说,不要紧,我们走到爱晚亭就行了。父亲走路有些摇摇晃晃,我们边走边歇,到达爱晚亭已是中午。这天父亲兴致很高,说起四十多年前来岳麓山游玩时的情景十分兴奋。我对父亲说,今天是重阳节,您八十多岁了还能登上岳麓山,一定会活得长长久久呢!父亲呵呵地笑了。可是,这却是父亲最后一次上岳麓山。

  父亲尽管腿脚不便、行走乏力,但他喜欢运动。我家住七楼,每天清晨六点多,他就起床上楼顶走一走,还要下楼出去走一圈。母亲体胖不想走,但为了陪父亲,只得跟着父亲形影相随。我只要有空,就陪他们在小区附近散步。

  我发现一个现象,每次陪父母外出行走时,无论我怎么放慢脚步,父母总是跟在我后面,我若停下,他们也停下,从不逾越。我不由得感慨,小时候我们总是跟在父母的身后,父母走到哪儿我们就跟到哪儿,是他们带我们走上人生之路。当他们老了,我们又成为了父母的依靠,儿女们前行的方向,自然也是父母跟随的去处。

  那次,父母从十月三日到十一月六日,在长沙待了一个余月。这一个月,是我有生以来陪父母、尽孝道最多的一次。除了上班,我其余时间都陪在他们身边。有时老婆工作很忙,双休日加班,我就去买菜,然后亲自操刀张罗饭菜。闲暇时,陪父母聊聊天、拉拉家常、看看电视,那段时光,十分美好温馨。

  与父母一起度过的这个十月,天气晴朗,无风无雨,不冷不热,和父母漫步在秋高气爽的阳光下,是那么温暖惬意。没想到,第二年的十月下旬,父亲却在一个早晨因病离开了我们。这个月有二十天,我们日夜陪伴在老人家的病床边,而这一年的重阳节,也是陪着父亲在医院度过的,然而,父亲那时已经神志不清了。

  父亲离世后的次年,我仍要母亲来长沙。母亲不愿来,说父亲才去世一年,每天要给父亲烧纸、焚香祭祀。再一年十月,我趁回家乡参加文学活动的机会,将母亲接来长沙。我特意选了重阳节那天,和爱人再次带母亲去登岳麓山。想到两年前父母双双同登岳麓山,而这次却只有母亲一人,很是伤感。

  今年,母亲不来长沙了,已有八十二岁高龄的母亲,不仅仅是因为在城里的寂寥,她还有一种担心,怕有一天回不去故乡。她要在乡下老去,百年之后还要与父亲厮守一起。今年重阳节我们就回乡下陪母亲过。

  我庆幸与父母一起度过了那些美好的重阳时光,回想起来,总有一抹温馨在心中萦绕。

  五律·重阳感怀

  郑有义  

  才离母乳香,

  瞬间近重阳。

  仕宦身虽远,

  江湖意却长。

  山青泽故里,

  宅老暖心房。

  参透仙凡事,

  唯留字几行。  

  菊花酒

  赵美宁  

  多少故事,都随着落叶

  融入这杯中酒

  菊花酒。穿越苦,品得甜

  天凉了,能否再加一壶

  九月九,故乡有酒

  母亲酿的菊花酒

  色泽日渐沧桑,温暖

  散发出尘封的醇香

  让游子的心醉了又醉

  夕阳用余晖渲染着秋日

  牛羊归圈,燕雀回巢

  远山将潜入泛黄的月色

  炊烟里飘着声声呼唤

  酒杯也斟满思念。守候

  不肯驼背,不肯白头

  重阳怀母

  钟明山

  重阳了,见一群老人坐在小区花园里惬意地晒太阳,想着我的母亲刘香娣早已不在人世,怀念之情汹涌而来。母亲与众多乡村妇女一样默默无闻,但她八十多年的人生,既平凡又伟大,既柔弱又刚强。

  一九一三年五月的一天,母亲出生于瑞金县九堡乡小陂村禾坪垴。外公是佃农,见生的是女儿,不由得皱起了眉头。心想,长大也是个出口货,不能成为家中的主劳力。加之上面已有了三个女儿、一个儿子,外公想把女儿送人,可外婆不答应。养至六岁,终还是难逃被送走的命运,母亲哭泣着被送到本乡下宋村围下的宋姓人家做了童养媳。那家也是佃农,靠租种地主的农田勉强度日,真可谓“门当户对”。

  与母亲配偶的孩童年长母亲三岁,叫宋来发子。二人幼小无猜,遂有青梅竹马之情。本以为日子虽然穷苦,但可平平淡淡安度一生。谁知世事难料,母亲的家公突然病故,婆婆遭地主逼债,只好携家带口逃往高围乡的帮坑村牛角湾。不久婆婆结婚组成了新家。这时,正值毛委员与朱德的部队从井冈山来到赣南开辟红色根据地,瑞金成了苏维埃政权的中心。红军打土豪、分田地。新婚不久的宋来发子,感受到红色政权带来的好处,由佃农变成了有自己土地的农民,在家人的支持下参加了红军。

  他入伍后,分配到中央直属机关当通讯员,因工作积极、作战勇敢,一年多便当上了模范营的司务长,偶尔还可回牛角湾与母亲相会。母亲也受革命氛围的熏陶,很快融入革命队伍,为红军战士编草鞋、洗衣裳、传情报,在危险的战斗生活中不断成长,当上了苏区妇女会的指导员。一九三四年冬,红军第五次反围剿失败,宋来发子随大部队踏上了漫漫的长征之路。含泪送走丈夫的母亲,预感到了今后生活的艰难。

  瑞金县城笼罩在一片阴霾之中。国民党反动派与土豪劣绅的残余势力反攻倒算,苏区的革命群众遭受到极大的磨难。母亲是红军家属又参加过革命工作,在敌人的迫害之列,只得东躲西藏,艰难度日。十年后,仍无宋来发子的音信,才辗转回到了九堡乡,嫁给了我的父亲,接着生下了大哥明亮、二哥贺春和我。

  母亲从一个小小的童养媳,成长为苏区妇女会的指导员,其革命的历程,映衬出一个农村弱女子博大的革命襟怀,让我们做晚辈的无比自豪。

  母亲嫁到麦菜岭后,没少吃苦受累。父亲是个手艺人,常外出杀猪卖肉,后来又到九堡食品站工作很少回家。家中的两亩薄地,靠母亲打理,拔秧莳田、打谷挑秆、晒谷晾烟、砻谷踏碓、推磨轧碾,一季季,一年年,从不间断。奶奶去世早,母亲坐月子时还得自己洗洗浆浆,由此落下了病痛,可她还是用瘦弱的身体扛起了家庭的重担。母亲不仅是劳动的一把好手,也擅长做女工针线,全家人穿的布鞋均由她一针一线缝制。不仅如此,她还会在孩童的帽子和围兜上绣花,方圆几里的人都对她赞赏有加。

  我小时体弱多病,常感冒发烧,让母亲操碎了心。我家离圩镇的诊所较远,以前未通公路,要走蜿蜒曲折的鹅卵石驿道,真走起来不止三里之遥。每次生病全靠母亲那弱小的身体背我前行。若不是母亲耐心细致地为我疗疾,只怕我早就没了。

  母亲对我的管教是严厉的。小时候我比较顽皮,七岁那年因为好玩,我将牛凿子树上的刺掰下来,摆在路中间竖立,上面盖层浮土,装了陷阱,想看过往之人踩到陷阱时的窘态。有麦菜岭大屋的国晖奶奶打赤脚过,踩上刺后疼得直叫苦。正不知所措间,抬头看到我在远处嘻嘻发笑,便知就里,于是到我家告状。我被母亲用烟撬子狠狠地抽了一顿,再不敢搞这种恶作剧了。在母亲教育下,我越来越懂得替他人着想,直至成年,我已晓得修桥铺路为乡邻造福了。

  一九六九年,母亲支持我应征入伍,却又为我的安全担忧。她常常跑到隔条小河的仙人堂去,为我求神拜佛,盼望我身强体健,平安返乡。干革命风风火火,生活中吃苦耐劳,对子女慈爱有加,我的母亲,就是这样一位平凡又伟大的人。

  一九九八年春的一个晚上,母亲安详地走了,享年八十五岁。直到今天,她的音容笑貌常浮现在我的眼前。母亲永远活在我心中。

  诗意的乡愁

  何 漂

  古往今来,诗人写重阳的佳作不胜枚举,如“但将酩酊酬佳节,不用登临恨落晖”“蜀王望蜀旧台前,九日分明见一川”“忽见黄花吐,方知素节回”“菊花何太苦,遭此两重阳”等。浩瀚的历代咏叹重阳诗,以王维的《九月九日忆山东兄弟》最为代表,朴素的语言,真挚的感情,引无数人共鸣。据说重阳节早在战国时形成,魏晋使重阳的文化气氛浓郁,到了唐朝被正式定为节日,历朝历代沿袭。或许因重阳节的历史渊源、王维诗的缘故、重阳节的特质,重阳,与乡愁结下了不解之缘。诗人们每逢重阳,就会结伴出游、登高赏秋、观菊酬唱、品糕饮酒,写下的诗中多为乡愁。

  有一年重阳,我在武汉参加海峡两岸诗词高峰论坛。邀上几位诗友游东湖,在美景里醉着,在友情里叙着,在古人的诗词里徜徉着,我忍不住写下:“烟波也识重阳至,欲把相思染翠微。月影成诗编入梦,一湖秋色载人归。”后来又有朋友邀我们去黄鹤楼看夜景。见到黄鹤楼,仿佛吞饮了烈酒,崔颢的“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像虫子般细细啃着,把诗人的心肺肠子翻腾,把诗兴搅动了起来。深夜,我久久未能入睡,写下了《重阳夜旅武汉有感》:“客路江城夜,清光抖作诗。怨楼名太早,欺我笔来迟。白露逢新友,秋风是故知。烟波愁未尽,又记岳家词。”

  后来,好几个年头的重阳都在外地度过。为了生活奔波,有时也顾不上乡愁不乡愁的,忙于生计,没时间去整理思绪。可毕竟古人的句子摆在那里,传统文化的情结摆在那里,一旦逢了重阳,不免多生感叹。于是我写下《异乡人》:“我是故乡的异乡人/我是异乡的异乡人/我是泥土的异乡人/我是城市的异乡人/我在离愁交织的坐标找故乡/我在追寻自己的归途找故乡/故乡的人把我当成异乡人/久在异乡,我也成了自己的异乡人/如果,某片土地肯为我余一寸呼吸/让我抱着亲吻、酣眠、无所顾忌/我就把你当成故乡/卸下包袱、功利、荣誉与名声/去一个童话里终老/我不过是这个时代的异乡人/或者是被遗弃的游子/在人群里,我与我的影子同乡/我们曾一起打捞乡愁。”

  也许世上道不明、理不清的感情便是乡愁了吧。有时,乡愁似酒,越陈越浓,把它埋藏在心灵深处的窖里,常常惦记着那味道。有时,乡愁如茶,越斟越浓,回忆如瓣,在时光的水里翻滚沉浮,空灵缥缈之后,归于俗尘。

  岁月更迭,光阴催人,无论是独在异乡的漂泊,还是来来往往的奔波,那些断断续续的浮想、缠缠绵绵的情绪,都载在乡愁的一叶心舟上,如絮般飘在人生的驿路。即便游子回归故里,走进日思夜想的旧地,回到梦中的童年,心中仍会涌动着惆怅,有一丝物是人非的感叹和失落。也许,最浓的乡愁便是回到故乡仍有抹不去的不知所言的感伤。

  乡愁不仅有酸有苦,也有甜。心累的时候,乡愁便会霎时如温柔的枕,让你忘掉现实的烦恼。巨大的压力、工作的苦恼、快节奏的生活,会催促你在梦里穿越时空,回到无忧无虑的故乡,那是避风的港湾,会为你永远留一寸希望。

  文学的根源似乎可归结于乡愁。重阳,这诗意的乡愁,像一根无形的绳子,一步步牵着远游者的心路。如果没有这乡愁,岁月也许是单调乏味、枯燥的,又如何有“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的惆怅,“移舟泊烟渚,日暮客愁新”的忧思,“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的缠绵,“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的思念,如何有那些怀旧低吟、感怀凭吊?重阳作为文化的一种根源,把我们的情感深深地维系着。我们在古典的诗词里共鸣着,那些“背井离乡”的惆怅、“近乡情却”的无奈,在这个特定日子里被反复咀嚼着,不仅仅是桑梓情怀,还有对远古寻觅的回望。

  今年,我已不再浪迹他乡,而是在离故乡不远的城市安了家。重阳节,我想起了故乡和童年。如今村口的大桑树深深地印在岁月的相思里,荒废的古井似乎还在述说着无奈,童年时的记忆勾勒出许多感人的情境,回不去的惆怅是刻在心底的依依情韵。

  我把对重阳的情感,深深地浸在心底。那些我在外地度过的重阳,那些年我时常游历各地,在残垣边凭吊,萦绕着前人的诗句和断章;在古城楼上吟唱古老的歌谣,绵绵里有或多或少的忧伤;在夕阳西下的古道上,想象着马蹄声碎的故事片段;在冷月洒辉的小桥边,倾听流水传唱的梦想。今夜,我为好友写下重阳的诗:“同为孤旅未同舟,身寄他乡去或留。人怕衰年悲白发,我烦寒舍度春秋。花无好坏都添景,月有阴晴总惹愁。转眼韶华成梦影,来凭浊酒诩风流。”

责任编辑:杨 学静
  1. 发挥市场主体作用 用网络文学讲好“中国故事”
  2. 2020“新时代乡村阅读季”在京启动
  3. 云南普洱思茅区:共享“爱心书箱”正式启用
  4. 古典与现代的交相辉映——关于诗集《玉清茨》
  5. “一个人的家乡,在他的锅里”——读散文集《食为天》
  1. 大连:“红月亮”图书馆变身“社区大书房”
  2. 张大春:雅致的趣味,多半来自文化
  3. 刘守华:把中国民间故事“点石成金”
  4. 白居易与白堤
  5. 麦家:书能让世界变小 让我们长大
  1. 《中国名书店》宣传片
  2. 宁波书城:一座书的城
  3. 专业书店:不做网红 唯耕精深
  4. 延伸的学校图书馆:郑州有家不一样的书店
  5. 威海最美书店:玉川茶社
  1. 麦家:一个人的文字迷宫
  2. 李春雷:作家一定要找好自己的“准心”
  3. 范小青:文学创作需要“工匠精神”
  4. 曹文轩讲故事:用文字造屋
  5. 张翎:文学是永远不会枯竭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