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的拾荒者
发表时间:2013-01-24 来源:北京日报
分享到: 
4.55K

  连着十多天我都在地铁站的拐角处见到一个看书的人。他大概三十多岁的样子,是个拾荒者。走出地铁的人们,将看了一路的报纸扔到垃圾桶里,每隔半小时或一个小时,他便会将那些报纸捡到自己的大袋子里———不用担心竞争者,这里看上去似乎是他的地盘,否则他也不会如此从容甚至旁若无人地坐在墙角看书。

  对一切有趣的事或人我都喜欢去观察。每天我保留好自己手中的报纸,经过的时候装作不在意的样子放到他的大袋子里,他从来没因此正眼瞧过我一次,这让我感觉到欢喜。如果他为了区区一沓报纸做出感恩戴德的样子,我会觉得不舒服———为自己不舒服。正是他看书时那种唯我独尊、心怀天下的样子折服了我,甚至让我渐渐对他有点崇拜起来。

  他一身工装,是个胖子,圆圆的脸,有着造型奇怪的胡子,怎么说这个样子和读书人的形象也有差距。可是,他可能是我此生见到过的最认真、最执着的读书人。经过观察,他读的书,大多是章回体的武侠或传奇小说,其中不乏《岳飞传》《杨家将》这样几近读者灭绝的读本。他读得极为投入,读到得意的时候,奇怪的胡子会凝结成一个独特的造型。然而他大多数时候的表情是沉静的,不像一个拾荒者,倒像一员端坐帐中的大将。此外,他读书的速度极快,第一天书刚翻开没几页,第二天便有一半的样子翻过去了,令人好生羡慕。

  我既羡慕他读书的速度,也羡慕他读书的时间。已经有好些年没认真读过书了,读书的快乐也早已伴随着少年记忆远远逝去。以前总认为工作至上、挣钱要紧,读书还是等老了之后坐在摇椅上慢慢摇着读,地铁边读书的人让我感到十分惭愧。其实还是有时间读书的,把那些看报纸花边新闻的时间挤出来,把晚上熬夜看球赛的时间挤出来,把等待公交车的时间挤出来,这些时间加在一起,完全可以构成一段读书的时间。

  前段时间偶遇到一位作家的作品,让我被压抑多年的读书渴望爆发出来。当然,和地铁站边上看书人无声的激励也有相当大的关系。我开始看书。在满车厢的人无聊地翻动报纸的时候,我手捧一本书忘我地看下去,这其中的滋味只有亲自去读了才能了解。我惊奇地发现,原来自己竟然有那么多的时间可以看书。一本能引起阅读趣味的书,完全可以在两到三天的时间里把它“消化”掉。读书的日子是充实、快乐的,以往心中仿佛有无数扇堵塞的门,现在则一扇扇地被打开……

  书让人变得温和、宽容起来,但我离这个境界还远,我知道,自己读的书还远远消融不了这个时代带给我的焦虑和不安。(一清)

上一篇:
  • 已是第一篇

下一篇:
责任编辑:李雪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