组图:百年一“诺”莫言热
发表时间:2013-01-08   来源:乌鲁木齐晚报

  莫言荣获诺贝尔文学奖,是2012年最重要的文化事件,由此引发的“莫言热”至今热度犹存。

  从莫言获奖的那一刻起,“诺奖效应”便展现出强大的影响力。莫言作品一时间洛阳纸贵;莫言的家乡山东高密欲借莫言之名,打造“红高粱”文化品牌;莫言在斯德哥尔摩领奖时发表的演讲在全世界被传播、解读;商家抢注“莫言”商标……风暴眼往往是最安静的。莫言说,希望“莫言热”尽快过去,也希望大家把对他的关注转移到对文学的关注上来。作为一名作家,莫言说自己今后最重要的事情还是写作,希望能打破获奖之后不能再写出优秀作品的“诺奖魔咒”。

  清醒的莫言,浮躁的众言,鲜明的对比之下,过度消费莫言尤其凸显现实的荒诞。如业内学者所言,如果没有对中国文学本身的长期关注,无论莫言热持续多久,终究不过是热闹一场。

  

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后变得炙手可热。

  莫言作品

  洛阳纸贵

  就像“蝴蝶效应”一样,2012年10月11日19时,遥远的斯德哥尔摩传来的那则简短讯息,掀起了中国文坛的一场风暴。

  去年10月11日19时01分,莫言获诺奖的消息第一时间便占据各大网站头条。随即,“莫言”成了各大论坛、微博等平台讨论的焦点,并在其后的几天里热度不减,赚足了点击量。

  与此同时,在售的莫言作品在一夜间洛阳纸贵。获奖当晚,当当网等网络平台销售的莫言多部著作被抢购一空。京东商城数据显示,莫言获奖后一天之内,莫言作品的销量是他获奖前一个月销量的两倍。

  在实体书店,莫言作品被抢购的速度一再被刷新:获奖次日,北京西单图书大厦,莫言作品在开门营业一小时后销售一空;上海书城在开门半个小时内,莫言作品被抢购殆尽;广州购书中心开门仅5分钟,库存的十几种莫言文学作品即全部售罄。

  莫言领奖期间,在遥远的斯德哥尔摩街头,也掀起了一股莫言热浪。街边的书店、礼品店橱窗里,到处都能看到瑞典版的莫言作品,比如《生死疲劳》《红高粱》等,这些书甚至被当做圣诞节的推荐礼物热卖。

  图书出版行业闻风而动。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莫言作品系列新版共16本,精典博维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推出了莫言文集。获得莫言作品大部分版权的精典博维公司成为出版界最大的获利者。据该公司统计,莫言新书的销售码洋12月时已经超过1.5亿元。

  莫言在图书界巨大的明星效应,以超凡的速度波及相关的衍生图书。包括《看莫言》《莫言论》等一系列图书纷纷抢滩图书市场。在这批解读莫言现象的图书中,既有各种人物眼中关于莫言的文坛琐事,也有对莫言文学价值的评介和体悟。

  莫言获奖引发的图书界诺奖效应在人们的意料之中。此前,瑞典诗人托马斯·特朗斯特罗默获得2011年诺贝尔文学奖后的一年内,他2006年的作品《巨大的谜语》在美国各种版本的销量总计达到1.7万册。而获奖之前,这本书总共只售出了大约3000本。

  莫言获奖带动了人们对中国当代文学的关注,也会鼓舞更多人从事文学创作。然而,因为文风独特,在此前各大书店的文学专柜中,莫言的作品销售并不火爆。而此刻疯狂抢购莫言著作的人们,恐怕更多是被诺奖的光环所影响,而非对其文学成就的真正认可。

  “莫言牌”

  风靡一时

  相比意料之中的业内热潮,网络时代众声喧哗的特点,在莫言获奖一事上表现得淋漓尽致,其体现得比莫言作品还要恣肆的“魔幻现实主义”,全社会疯狂“消费莫言”的势头,就有点在人们的意料之外了。

  莫言的老家高密反应最为迅捷。高密最大的一家农家乐改名为“红高粱庄园”;市旅游局局长表示,整个山东的旅游口号应该由“一山一水一圣人”改成“一山一水一圣人一文豪”;胶河疏港物流园区管委会计划投资6.7亿元弘扬红高粱文化,打造半岛特色旅游带,并拿出1000万元种植万亩红高粱……短短一周,当地各界对莫言获奖的行动之快让人咋舌。

  这种狂热迅速扩散到全国。一时间各种消息满天飞,似乎什么都要扯上“莫言”。“莫言称750万元奖金在北京也买不起大房子”在网上狂转,于是“聪明的开发商应该送莫言一套房子”的说法应声而出。还有报道如莫言10年前的手稿飙升至120万元;网店出现特别标注“莫言故乡”的“高密火烧”和烤鸡;莫言签名书在网上加价售卖,最贵的《透明的红萝卜》网上要价10万元等。汉学家、诺奖评委马悦然,评委会前主席谢尔·埃斯普马克,来到中国被问及评奖细节时,竟引出了“贿赂”这样的问题,一时又是沸沸扬扬。名不见经传的白酒“莫言醉”的商标身价一夜飙升,1000元注册的商标卖出1000万元。茶具、钢笔、炭雕摆件、文房四宝、手工刺绣等等一时间都打起了“莫言牌”。

  莫言获奖成为了一种被娱乐化的话题消费,这不禁让人担忧,于文学而言,这是无利的。对此局面,莫言感叹道:“突然感觉看到的这个人似乎不是自己,只是一个叫‘莫言’的作家,我仿佛成了旁观者。”莫言试图扭转这种不正常的局面,反复强调“莫言热不如文学热”,“我最希望回到书桌前,坐下来写小说”。不过,这一多年罕见的传统文学在社会议题中所占的位置,多少可以算作其重归大众视野的一种方式。只是,如何让大众从关注莫言转变到关注文学,仍需做出很多努力。

上一篇:
  • 已是第一篇

下一篇:
责任编辑:李雪芹
分享到: 
4.55K
深度
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