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卫卫:素心读书 闲情写作
发表时间:2012-12-21   来源:吉林日报

  于书山,抑或于书海,一个人的阅览实在有限。好书好读,闲书闲品,则可以说比较清醒了。孙卫卫呢?比清醒更高级,他简直是聪明!

  有《喜欢书》为证。

  在这个世界上,没翻过书的人毕竟少而又少;而翻过书的人,能随时记下此书彼书的零札碎简人更不多见。孙卫卫做到了,至少在前一个五年,亦即2007——2011期间,他无声无息、有滋有味地做到了,很可贵,很让人“羡慕嫉妒恨”。

  此外,我还觉得吃惊。马虎说来,我也是个读书人,大部分时间都给了阅读,头脑里依然空旷。因为,我在回想自己曾经阅读的时候,几乎不剩什么了。孙卫卫不,一本《喜欢书》足以显示出他的收获。盘点不盘点,都在那隆重着、丰硕着、闪耀着……

  所以,我吃惊。

  打个比方吧,《喜欢书》是一片森林,其中的一篇一篇短文,则是一棵一棵树木。前些天,我刚刚从大理归来,思绪还飘在那彩云之间呢,同事将孙卫卫的著作交到我的手上。我翻开来,精短,灵秀,令我目不暇接。随后的几天里,我断断续续、仔仔细细地读完了它,深感意犹未尽,便又放在枕边。每晚复读几则,是一天愉快的收尾。

  “树木”虽小,也呈气象。如大理的彩云,淡远,旖旎,瑰丽,梦幻,而且互相映衬。所不同的是,书里的气象,是读书人交往、交流、交情的成因,比自然的景观还要迷人。古今中外的书,南北西东的人,书去书来,情来意去,怎样一个好境啊!

  事隔日月,我还是触碰到了那颗晶莹剔透的心。它的跳动,给了孙卫卫生命与爱。爱书,爱读书人,爱一切与书相关的事情。买书、淘书、泡书、赠书、读书、写书……成了他的风景,销魂又沉醉的风景。在他的牵动下,书友们挚诚如手足,比功名更亲,比利禄更近。一本书,就是一个谈资;一本书,就是一个契机;一本书,就是一个提升。有句歌词叫:“笑傲此生不厌倦。”所言就是孙卫卫和他的书友们吧?

  通常情况下,读一本书,能从头读到尾也就算好耐性了。而把一本一本的书逐句逐段地咀嚼,并且做“眉批”、“旁注”、“点评”和“结论”,简直称得上凤毛麟角,只有向孙卫卫致敬。他心底的朴素想头儿是:“希望读者和我一同分享思想的张力和文字的魅力。”

  我跟孙卫卫有缘相知,却无缘相识,至今还是个遗憾。依稀记得,是在2007年的秋天,我在众多的信稿中,读到了他的短笺。意旨简明扼要,请我写篇《吉林日报·东北风》周刊的介绍,并且配置两篇我的作品,打算在《中国新闻出版报》名品专栏向社会推广。好事啊,乐于从命。不久后,醒目发表出来。是我不够讲究,内心的感激一直没有脱口而出或者溢于纸上。当然,他那么喜欢书,我日后肯定能有将“书”补过的机会。

  把自己的著作,归结为《喜欢书》,绝不是孙卫卫的虚情假意,更不是虚张声势。他是儿童文学作家,长久的时光与生活中,早已经习惯了纯真和透明、好奇和探求。对于书呢?那种爱不释手和魂牵梦萦,充分地落实在日常的行动上。我读过《喜欢书》后,完全可以想象出他掌握好书的一系列痴迷的动作和表情,譬如:嗅书、摸书和想书。诗人北岛说:“一个人行走的范围,就是他的世界。”如果把“行走”换成“阅读”,就一定是孙卫卫的真实写照了,我愿意相信。

  倒是学者兼作家的曹文轩,替我给了孙卫卫一个更贴切也更美好的词语:书生活。他火眼金睛:“卫卫的全部生活似乎都和书有关。可以说,卫卫是一个沐浴在书香里的人。”

  因此,我很享受《喜欢书》中的恬淡与快活。

  我对好书的喜欢,也是妙不可言的。好书到手,先端详,先把玩,先轻轻地翻。真的,不急于读它,只凭一知半解,想书的作者、书的内容、书的来龙去脉以及书里书外的故事……

  《喜欢书》就是这样一种喜欢,不是书评,而是书情;不是书论,而是书趣。(□赵培光)

上一篇:
  • 已是第一篇

下一篇:
责任编辑:李雪芹
分享到: 
4.55K
深度
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