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元勇:莫言获诺奖是出版业的机遇
发表时间:2012-10-31   来源:天津日报

  莫言获诺贝尔文学奖,作品炙手可热,其连带的经济效应成了热门话题。有人预言莫言的版税收入达到千万元级不在话下,如果加上电影改编版权费、广告代言费等,其综合收入过亿也指日可待。然而,预言实现要有一个前提——作者的知识产权得到充分保障。作为一个深受盗版之害的作家,莫言此前的经济收益是无法与其文学影响相提并论的。如今,借助诺奖的东风,以莫言的影响力能给中国的出版市场带来怎样的改变呢?莫言获奖之后,出版商做出了什么因势利导之举,如何做到出版社与作者的双赢?针对莫言作品出版热现状,就莫言版权等相关问题记者采访了与莫言关系密切的两家签约出版商——北京精典博维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和上海文艺出版社的负责人。

  与精典博维公司

  董事长陈黎明对话录:

  综合开发业务能力打动莫言

  记者:5月莫言就与你们签定了合同。这次莫言把所有作品版权都签给你们的原因是什么?公司的竞争优势在哪里?

  陈黎明:综合开发业务的能力打动了莫言。我们有个“精典博维360°名家经纪”项目,就是精典博维名家艺术品(书画、篆刻、陶瓷作品等)经纪服务的四种业务模式:通过公司现有的优势文化营销媒体渠道、《北京旅游》“北京书画廊”栏目,通过特定渠道复制艺术品和开发、运作知名作家学者的书法绘画作品。

  我们为名家提供精准的定位服务,精典博维的主营业务还是出版商,所以希望能够将这些名家的作品以最好的形式,以纸质图书在目前的主流渠道进行推广和发行。

  现在只要是一个小有名气的作者或名家,他的作品经常在网络上被无偿使用,所以在数字版权的系统管理和推广方面,我们会做一个系统性的管理和推广。比如文学作品影视版权的推广、名家艺术品的经纪服务等。许多作家及名家他们的文化附加值特别高,因为他们本身是从事艺术创意的人士,他们自身就有很多附加值,如公众形象或书画作品、篆刻等方面的专长,对这类内容可以进行推广和安排,如广告代言、电视栏目。

  此外我们还会安排国内外的各大文化论坛及行业社会活动的推介。因为我们的签约作家都重视能否将他的全部产品按一定的年限签约下来,进行系统性的开发,这样就是一个相对比较大的项目。在推出作家名家的产品时,我们不只是考虑一部书,还要考量其他方面的价值和体系性的回报。接下来我们还计划与国内各大书画廊和网络合作,打造独具特色的艺术品交易平台。

  莫言的版税不会低于15%

  记者:莫言获奖后,传说他的版税将达到千万,是这样的吗?你们当初签约的时候是如何规定版税收入的?获奖之后,莫言身价水涨船高,合同到期后,还能与他续约吗?

  陈黎明:莫言的版税肯定是中国最高级别的,不会低于15%,具体数字不方便透露。如果作品码洋销售达到1亿元的话,他的版税自然会超过千万。这一切都要看他正版合法作品的销售量。如果盗版猖獗的话,莫言的收入会受到很大的影响。我们在合作期间会尽量服务好作者,如果双方各方面合作满意的话,我相信莫言会愿意继续与我们签约的。

  10月17日,莫言获奖后第7天,莫言的新作《我们的荆轲》面市,首批发行20万册。这本书原计划在10月底上市,得到莫言老师获奖的消息之后,工作人员加班加点,硬是把时间提前到了10月中旬。新书发布前,责编已经三天三夜没睡觉了。

  记者:现在莫言与你们签定的是中文版权和电子版权,包括繁体吗?外文版权呢?

  陈黎明:精典博维与莫言是全版权合作,不仅签下了莫言所有图书的出版权,包括莫言已经出版过的小说、散文以及没有系统出版过的其他作品。同时还包括作品的延伸权,比如影视、戏剧改编的推荐权,以及此前其他出版商没有拿到的电子版权。海外销售这个话题现在比较敏感,我们暂时不方便透露。

  公司将花大力气维权

  记者:这次莫言获奖后,作品版权的维权,带给大家一些什么思考?如何做到出版社与作者的双赢?如何考虑维权与运营之间的关系?

  陈黎明:我们投入了大量的维权成本。我们最主要的想法不是想通过维权获得盈利,而是想通过维权,在新闻出版总署、北京新闻出版局还有莫言老师的支持下能够把中国知识产权的规范上升到一个国际认同的高度。现在通过维权,已经有很多涉嫌不规范或者不按合约执行出版的一些出版商,通过我们的沟通,已经逐步地知难而退。有一些侵权者如果坚持下去的话,最终将受到警戒或者处罚。

  记者:莫言的获奖,给公司带来什么样的影响?

  陈黎明:精典博维的商业模型进入到一个业务全面井喷状态。莫言获奖后的这种效应,与我们各个部门之前的预估和准备都完全匹配,让大家觉得特别充实。首先是关于莫言作品版权的售价,包括电子版权和影视改编,可能会更有话语权;第二是印量上的飙升。

  记者:这次维权是跟律所合作,以后签约作者也会考虑这么做吗?这种做法会成为一种常态吗?

  陈黎明:我们有长期合作的律师,我们每一次跟作者签约合同的执行都是在我们的公司的律师和法务部相对严格的条件下进行的。在合约里面对作者权益的维护,也是精典博维义不容辞的义务。这个律所是长期合作的,负责维权和其他法律业务的处理。

  记者:对传统媒体连载作者的作品有什么看法?会为了保证作品销量而取消连载这种方式吗?

  陈黎明:我认为现在是一个全媒体时代。报纸连载杂志连载一部作品的话,我个人觉得是一个非常好的传播方式。我们当年在做麦家《风语》的时候,提前三个月《人民文学》已经开始连载,《钱江晚报》也是提前半个月开始连载。我们看来,连载有很好的影响力。除非你是短篇小说,长篇小说做连载绝对是对出版社有帮助的。

  记者:维权这件事,以前很少见出版社大张旗鼓地这么做,咱们为什么要花这么大力气做?

  陈黎明:必须维权。这不仅是保护作者本人,也保护出版商的合法权益。我们每打击一部非法作品的出版,就是保护自己合法作品的市场。因为非法产品多卖一本,就意味着你自己的合法书在市场上少了一到两本。所以从这方面来说,我们现在不遗余力地花大力气把所有违法出版物从中国市场上清除出去。这是做内容产业的公司必须要做的事情。未来文化产业的发展是版权的竞争,是知识产权的竞争,没有一个维护合法的知识产权的环境,就无法让文化产业真正繁荣。谁都可以盗版你,复制你,侵犯你的权益,就像以前的唱片市场一样被击倒。我们公司不过是以对莫言知识产权的维护,来提升整个社会保护知识产权、尊重合法版权的意识。

上一篇:
  • 已是第一篇

下一篇:
责任编辑:李雪芹
分享到: 
4.55K
深度
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