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之磊:与中国数字出版共成长
发表时间:2012-08-15   来源:经济日报

 

数字出版人童之磊

  童之磊,37岁,中文在线董事长兼总裁。12年来,他见证了这个行业从无到有,从小到大的变化。如今,中文在线已成为国内最大的正版数字内容提供商之一,被国家版权局授予全国版权示范单位称号。

  我一直相信,数字阅读,一定有它的可行性。如果不把数字阅读这件事做下去,自己一定会终生遗憾

  1999年,互联网风潮正盛,我还是清华大学的在校学生。凭着一份在全国大学生创业大赛夺得第一名的商业计划书,我和同学们创建了国内大学生门户网站“易得方舟”,中文在线正是脱胎于“易得方舟”的读书频道。

  当时想法很简单,大家在网上看书固然很爽,但作家作为内容的创造者却收不到一分钱。如果他们在这件事上任何收益都没有,将来这些源泉可能就不会再产出了。所以我想,能不能用“先授权,后传播”的形式,把传统纸质图书的出版模式,用数字形式转化到互联网上来。

  初生牛犊不怕虎,我们到处和作家联系,登门拜访。记得当时去拜访作家从维熙,想着第一次上门不能空手,可大家都是学生,就买了个西瓜,抱着就去了。我和从老师说,希望他把作品授权给我们,放到网上去。没想到他非常认可,当场就和我们签约了。后来他还在《北京晚报》上写了一篇文章,叫《来自天堂的文学使者》,说我们带来了数字时代的福音。

  当时我们请作家授权,一种是分成模式,一种是稿费模式。稿费的话,每千字大概30元钱,一部作品几千元,今天来看这是非常便宜了,但当时有网站去和他们谈数字版权的付费授权,作家们都非常高兴。在很短的时间里,我们就签了上百位知名作家,大多数都把自己的作品倾囊以授。

  2000年5月,中文在线召开了规模盛大的新闻发布会,宣告成立。余秋雨、余华都来了,还请到了白岩松给我们主持。但新闻发布会之后再去找那些之前一直称赞我们商业模式具有革命性的投资机构,却发现他们的态度判若两人,一分钱都不肯出。这是为什么呢?就在一个月前,美国纳斯达克崩盘了,从5000多点的高位,一路狂泻到1000点,互联网的泡沫从美国一路破灭到中国。

  现在想想,那时的中文网站都是在烧钱拉流量,缺乏真正可行的商业模式,全靠风险投资支撑。没有风险投资,我们立刻弹尽粮绝,和绝大部分中文网站一样,中文在线进入了最困难的时期,只剩3个人。

  我一开始自己垫钱,然后就找亲戚朋友借,很快也就没人借了,大家都觉得这是无底洞。实在没办法,我就去给一家央企作信息化战略咨询,一个月大概能赚几万元,用这收入养着公司。当时我们的办公室在清华东门的学研大厦,对面有个小饭馆,只要点菜,米饭免费。我们每天去点一个10元钱左右的菜,就在那儿使劲吃人家的饭,直到有一天老板和我说:“我们这也是小本生意,要不你们下次别来了。”

  给家里打电话时,我妈一直跟我说,你这么辛苦,又这么困难,为什么不能去找一份稳定的工作。我说,这是我最热爱的事情,如果没把数字阅读这件事做下去,我一定会终生遗憾。

  我一直在考虑两个问题,一是如何让海量的数字图书信息造福社会,二是如何利用数字出版这个新兴的渠道,让人人都能成为作家

  2001年,香港泰德集团的董事长陈平想请我去做执行总裁,作为吸引我加盟的条件,对方收购了中文在线。在之后的3年时间里,中文在线就靠着集团“打点滴”维持基本运转。

  但我却一直想,海量的数字图书信息,一定有巨大的市场空间,其中之一就是中小学校园。当时,许多中小学因财力所限,图书匮乏甚至无法建立图书馆;另一方面,教育部一直力推中小学教育信息化,开设电子教室,但由于没有足够内容,很多学校电脑闲置率很高。而具有检索方便、易于管理、成本低廉等优势的数字图书馆,则能同时解决上述“有路无车、有车无货”的两大难题。

  不过,推广“数字图书馆”这个全新的概念的过程却十分艰难,中文在线不得不进行大量基础性工作。比如到全国各地为1万多名校长、图书馆馆长、老师进行培训,在大量试点学校进行为期半年或一年的试运行。在中西部地区,我们甚至以买断图书版权后捐赠的形式进行普及和推广。

  2002年,中文在线担纲“十五”规划教育部课题,在国内率先推出“中小学数字图书馆”。签约会那天大雪纷飞,中文在线拿下了近3年来的第一个单子。

  那时我一再向集团提出中文在线的发展计划,却得不到支持。意识到数字出版始终不是集团公司的战略发展目标,我决定还是要把公司“赎回来”,开始自己的“二次创业”。

  在这个过程中,针对基础教育的数字图书馆一直快速发展着。最初我们提供的传统数字图书馆,用户在学校的计算机上才能使用;2009年,新的基于云计算的互联网模式数字图书馆“书香中国”推出了,截至2011年底,这个平台的累计访问量已有上亿人次。

  我也注意到,在中文在线“蛰伏”的3年时间里,国内外数字出版行业发生着巨大的变化,日本手机小说开始兴起,国内网络原创文学开始有了自己的一席之地。那时和余华交流,我们谈到,传统出版渠道对于抱有“文学梦”的青年作者来说还是太狭窄了,“如果有一个数字平台能让人人成为作家,那该多好啊。”

  于是中文在线旗下的原创网络文学网站“17K小说网”应运而生。它创立了一个免费和收费结合的模式,作品会开放一部分作为免费阅读章节,如果你有兴趣,就可以一章内容花几分钱,阅读其余部分。

  这样的模式让青年作者们得到了收入,也让网络作家真正成为了一个职业。17K的签约作者“求无欲”的故事就特别典型,这个酷爱写作的广东青年2008年还是个送水工,甚至连电脑都没有,就靠着手机“敲”出了《诡案组》这部悬疑小说的前半部。尽管作者毫无名气,但17K小说网的编辑慧眼识珠,他们和作者进行创作思路和情节上的交流和指点,并选择合适的渠道进行策划推广。《诡案组》一炮而红,在中国移动手机阅读的悬疑分类榜占据前10名达2年之久,出版为纸质书后销量超过了100万册,并被海润影视改编成了电视剧。“求无欲”因此累计收入上百万元,还加入了广东省作协,网络原创文学彻底改变了这个年轻人的命运。

  我们的愿景是“任何人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可以通过任何方式获得任何内容”,但数字阅读的发展不是单靠一家公司的力量就能实现的

  2005年,中文在线开始发展手机阅读业务。那时候我和中国移动去谈,人家第一反应就是,手机屏幕那么小,怎么能看书呢?我看个新闻都费劲。确实,当时手机屏幕只能显示70个字,还得是大屏。

  但几年后,3G网络的建设和智能手机的普及彻底改变了手机阅读。截至今年6月底,我国手机网民规模达到3.88亿,手机首次超越台式电脑成为第一大上网终端。这意味着运营商的定位正在从通信服务提供商变成了综合信息服务提供商。现在,我们通过中国移动手机阅读基地等为运营商提供手机阅读服务。

  手机阅读的发展,源自数字阅读发展的两个重要动力:网络和终端的发展。我在行业里经历的10年,是中国网络大发展的10年:从拨号到宽带,从有线网到无线网,从电脑和黑白屏手机,到现在的智能手机、手持阅读器和平板电脑。这让数字阅读的用户体验真正能得到保障。

  推动数字阅读发展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知识产权大环境的日趋良好。1999年张抗抗、毕淑敏和王蒙曾经状告一家网站盗版作品,但当时著作权法里甚至没有有关网络版权和数字版权的概念。官司打了很长时间,最后获得的赔偿非常少。

  2001年,信息网络传播权写进著作权法,网络版权保护才真正有法可依。随后各种各样的司法解释相继出台,标志性的事件是2006年7月1日,《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颁布。国家对知识产权工作的重视,是对企业最大的支持。

  在版权保护方面,我也希望能尽自己所能,为国家做出贡献。作为国家重点工程的国家版权保护技术研发工程的责任承担单位之一,中文在线正在进行全面研发建设工作,希望能最终借此实现数字出版版权保护系统在版权保护工程中的完整应用。

  数字阅读正在进入“一种内容、多种媒体、同步出版”的全媒体出版时代,10年以后的数字阅读什么样?我想应该是——“任何人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可以通过任何方式获得任何内容”。(记者 陈 静整理)

上一篇:
  • 已是第一篇

下一篇:
责任编辑:李雪芹
分享到: 
4.55K
深度
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