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的猫》:画家许宏泉和他的喵友们
发表时间:2014-12-03   来源:中国文明网

  

  《流浪的猫——画家许宏泉和他的喵友们》 乔艳红 编 江西美术出版社

  【内容简介】

  “流浪的猫”领养行动是一次有意味的艺术行为。以画家许宏泉推出《流浪的猫》系列作品为发端,通过微信平台推出“流浪的猫”领养行动,该活动得到众多艺术家和收藏家的响应。既有韩羽、范扬、袁武、尹朝阳等十几位艺术名家,有董浩、汪涵等知名媒体人,亦有老村等文学界朋友,当然还有更多热爱艺术、热爱文学、 热爱猫咪的朋友。此后,大家纷纷为领养的猫命名,并引发创作以“猫”为题的美文;同时活动策划人还专门约文学界的朋友如陈子善、周实、西娃等人创作文字。书籍《流浪的猫——画家许宏泉和他的喵友们》,是此次艺术活动的成果记录,是新媒体时代的新艺术生活方式展示,体现出当下人们心灵中细腻、温暖、真实的层面。让人们感受到浮华喧嚣的都市生活中人们对精神世界的向往和追求。该书由江西美术出版社出版发行。

  

  【对白】许宏泉:没有自由意识,文艺永远是个附庸品

  【作者简介】

  许宏泉,字昉溪,别署和州、留云草堂主人。1963年生于安徽和县,现居北京。涉及画史研究、文学写作、艺术批评、绘画鉴藏。《边缘·艺术》主编,简社社长。著有《戴本孝》《黄宾虹》《寻找审美的眼睛》《留云集》《听雪集》《乡事十记》《燕山白话》《一棵树栽在溪水旁》《醉眼优孟 · 画戏说戏》《边缘语录》《近三百年学人翰墨》《壹壹集》等。并出版《当代画史·许宏泉卷》《许宏泉花鸟画集》《新安纪游》《闲花野草》《分绿》《清影如许》《一棵树》等画集。

  

  【书摘】  

  许宏泉:自叙

   一

  我喜欢猫,却从未养过猫。小时候听村里人说:女不养狗,男不养猫。不知道这是哪朝的讲究?对我来讲,不养猫,自然与这样的讲法无关。小时候,漫山遍野地玩跑,只有狗可以紧跟作伴,翻山头,跃沟渠,欢蹦乱跳。猫总是蜷缩在角落,懒绵绵的,一直以为它们是老奶奶的伴。事实上,狗,我也只养过一回,一只浑身黑白点的高个子土狗,在它半大的时候,在河埂上尾随我一直到家。于是,村里人又说起“旧典”来了,说这“狗来穷,猫来富”。于是,我问伯父:是狗找穷人家来呢?还是来了人家就会变穷呢?伯父说:猫到富人家有剩鱼剩肉吃呗!这样看来,狗倒是不嫌贫爱富的。这只流浪来的花狗跟随我下河滩爬茅塬,大约有两年的光景,长成了一只有膘的大狗。和乡下很多的土狗一样,最终没有逃过卖狗肉人的屠刀。一到冬天,打老狗的人扛着血乎乎的刑具绳索和木棍在村里吆喝,不时会传来凄厉的狗的惨叫声。大花狗紧贴在我身边,蹭着脑瓜。妈妈执意要把它卖给打老狗的,两块钱。说可以买布做棉袄过年。我说,我过年不要穿新棉袄。妈妈又说,年后报名费八毛钱,还要买支钢笔和墨水。最后,我亲手将打老狗绳索套在大花狗的颈子上。一转身,疯一样地跑到前山上,我嚎啕大哭……

  

  画猫,我的启蒙是乡村泥瓦匠所作的灶头画。前村的老瓦匠很有名,我们村里的人家都请他来支锅(砌灶),老瓦匠不仅活做得快,他支的灶省柴而火旺,更有一手写写画画的本事,将灶头打扮得有滋有味。除了花草虫鱼鸡鸭鹅豕外,记得灶台上方的烟囱肚子上总是要画一只肥硕的大猫,写上“年年有馀”四个大字,说是讨个口彩。那些年,只要老瓦匠一来我们村支锅,我就守着,等着看他画猫画鱼。直到有一年我们家重新打灶,老瓦匠把毛笔递给了我,说,你来画。我颤微微地第一次像模像样地画了一只猫。旁边的几位大人说,画得好,就是太瘦了点。打那时起,我便成了我们村“著名画家”了,从画灶头到画年画,画中堂画,和大人们一样开始“忙过年”了。按大人们的要求,中堂画一般有两类题材,一是“松鹤延年”,一是“上山虎”或“下山虎”,那老虎便是依着画猫的功夫来的,依然精瘦的。所以并不讨人喜欢。那年头,大家吃不饱穿不好,都指望长得胖胖的。要说正规画猫,我说的是像“画家”一样在宣纸上画画,已是1980年代的事了。先说正儿八经见到画家画的猫画吧,那年,我将进城赶考的饭钱省了下来,在新华书店买了画刊,两块钱可真不是一笔小数,里面有一组张正宇的猫画,胖乎乎、圆嘟嘟的……猫,原来可以这样画的。我开始着迷画中的水墨味道。两个月后,我落榜回乡,当上了一名乡村教师,第一次领到十几块钱的工资,立马乘小火轮过江到芜湖,买回几张宣纸,裁成各种小块。先画了一只黑猫,笔在纸上触划的感觉,比吃了块大肥肉还痛快。墨,渐渐地晕开,毛茸茸的……突然觉得,做一个画家真的很快乐。   

  

  画流浪猫,好像画的不是猫,而是“流浪”。流浪是一种状态,这种状态一直触动着我的灵魂。这些年,见到小区里的流浪的猫越来越多,好像从没有想过它们吃的什么住在哪里他们在干嘛?是流浪猫下了很多小流浪猫呢还是它们被抛弃后成为流浪猫?一代一代地流浪下去,仿佛要成为一个品种,一个种群,不管白猫黑猫,它们都是流浪的猫。和我们人一样,流浪的猫们,失去的不止是温暖的住巢,还有阳光、空气和水的记忆。当精神家园失去,我们便成为真正的流浪者。你瞧,每一只流浪猫,都在叙说着自己的故事。领养,也许是新的流浪的开始,将有更多的故事在延续。

  2014年10月于北京晓月河畔 

上一篇:
  • 已是第一篇

下一篇:
责任编辑:李雪芹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