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是无情也动人
发表时间:2010-10-21   来源:光明博客

  为画题诗,多见。为画美人的画题诗,少见。这原因可能有二,一是那画中的美人太美,诗反而相形见绌了。二是被美人的美,乱了心性,那诗也就幻化云烟,不知所向了。

  秦观,苏门的大学士,才华彰显,秉性专注,不肯舍美而去,他敢题。不止于敢题,他把他的诗作精磨到丝毫无逊画上的美人地步。美韵伴佳人,美人和佳韵,双璧天成,浑然一体.这画幅自是人间极品。

  画,曾为大文豪苏轼收藏,现在是看不见了。画是物质的,有形的;而诗词是精神的,无形的。无形却比有形长。

  秦观的词《南乡子》尚在,不妨碍我们的欣赏。

  妙手写徽真,水剪双眸点绛唇。疑是昔年窥宋玉,东邻;只露墙头一半身。往事已酸辛,谁记当年翠黛颦?尽道有些堪恨处,无情;任是无情也动人。

  画中的女子叫崔徽。是河中府的一名娼妓。美貌惊人骇俗。有风流倜傥的才子裴敬中出使到蒲州,不期结识了这位美女。两人累月相欢,情深意笃。不料,敬中使还,崔徽以不得跟从为恨,因酿成疾。多情的小女子找来最善写人形的画师丘夏,为她“写真”。千莫误解如今之明星们的那种唯恐不全暴露的写真,请给予古代女子以历史的体谅吧。崔徽遂将这幅画像寄给了她朝思暮想的裴君。信中说:“崔徽一旦不如画中人,且为郎死。”后来,崔徽大半得不到敬中子的回音吧,发了疯,死掉了。

  故事缠绵、凄美。画像逼真、婉丽。词作迭宕、写实。

  画师轻描淡抹,寥寥几笔将小女子的神态勾勒得栩栩如活。倾城的美仪里透着几许思念,几许哀惋,又是几许期盼。词家以情感为句,似蜻蜓点水,只用了七个字便把多情女的如花美貌跃然纸上。“水剪双眸点绛唇”,如水清幽见二目,红唇樱桃含一点。深谙描摹美女的真谛,只抓眸唇两处,特征全出。

  巧妙地以美人隔墙窥宋玉的传说道出了小女子的多情。以彼喻此,以彼一多情女来比此一多情女,是再恰当不过了。由美妙而酸辛,由黛颦而堪恨。吟咏之间读人似看到水灵灵的双眸里剪出滴滴泪水,淡了绛唇,暗了翠眉。

  绝妙的是这词之尾。“尽道有些堪恨处,无情”,多情却被无情恼,倘词于此处戛然而止,全词将索然味尽。高妙就在临尾陡生出一句“任是无情也动人”来。化悲为喜,犹如平湖浪起,余波渺渺,拽人神往神思。最高妙的还有这一佳句并非词家所创,而似信手拈来的移用句子,实则正是匠心独运所在。倒好像词人构思之时,谋想在先,由这一句而生发的全词,着实令人叹为观止。

  句出晚唐罗隐的《牡丹花》。原句是“若教解语应倾国,任是无情也动人”。读此,恍然所悟,倾国倾城的国色天香,倾国倾城的美人儿竟是一也。花与画亦一也。

  但这毕竟是画,画中人,无情也动人。(叶之秋)

责任编辑:
分享到: